第五十七章:操控傀儡。(1 / 2)

夜已经深了,从南屋镇归来得浩浩荡荡一群人早就已回到苏家安排的卧房入眠,一路颠簸甚是疲惫。

“当当当~”

在沈易才脱下外袍准备休息,便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,沈易重新穿好衣服,本以为是甘玖或者左其哪个睡不着来找他,打开门发现居然是苏家家主,苏衍。

“方便老夫进去聊几句吗?”

苏衍捋了捋胡子,似乎感觉到时间的不妥,初见沈易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这种感觉一直围绕着他,终于在今日临近梦境时想起,便急忙起身而来。

“当然。”

连忙打开门,请进苏衍,为苏衍倒好茶水,坐在一旁,一脸恭维,沈易也想不到苏老家主深夜到访有何贵干,

想着沈易的眉头便逐渐皱起,苏衍喝了一口茶水,缓缓出声。

“你可知落儿去了何处?”

“不知,”

沈易摇摇头,苏落在快到到达苏家的时候也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离开,让他们一头雾水。

“不管她,我来是要问沈玉泽可是你的父亲?”

父亲,沈易不知道多久没有听到父亲这个称谓了,上一次见到父亲还是十年前,沈易的天赋并不是偶然,沈氏家族便是以出色的精神异术立足,苏衍口中的沈玉泽便是族中出类拔萃的一人。

精神异术除了凝成防御,或者精神攻击外还有另一个功效便是催眠,正如舞七的驭兽能力类似,精神攻击修成一定境界,便可催眠人的意识,从而操控傀儡。真正修的此境界的人寥寥无几,可偏偏沈玉泽便是那修成第一人,从控制一人成功开始,便试图催眠更多的人,从而壮大沈家,最后成为大陆之首。

随着控制的人越来越多,沈玉泽自身的精神力经不住在如此强大的输出,族中之人都劝他适可而止,可是尝到甜头的他,又怎么甘心适可而止,自身灵气供应不足,便打起了被催眠的傀儡的注意,他开始抽取傀儡身上的灵气,只为了让他控制更多的傀儡,从此之后,他变得狂躁,不通人性,,就连妻儿的话都听不进去,

直到有一天他的意图被发现,沈氏家族引以为傲的精神异术,被传为歪门邪道,沦为大陆禁术,一夜之间,沈氏家族被无数个家族联手灭门,沈氏家族府邸血流成河,弥漫而出的血腥味飘了几里,而沈易却因精神异术耗损,陷入沉睡,逃过一劫,等他醒来,整个沈氏就只剩下他一个人,

“娘亲~娘亲,你醒一醒,”

“爷爷!你醒醒,别丢下我一个人,”

“小竹子,你们都醒过来啊,别留下我自己,”

“我害怕,我好害怕,娘亲~求求你们~”

“父亲!你在哪里!快来救救他们!啊~父亲你出来啊~”

看着昔日陪伴着自己的族人惨死,迷茫,害怕,无助,痛哭到失声。

年幼的他在沈氏的后山徒手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坟坑,双手鲜血淋漓,伤口深可见骨,可他却感觉不到痛那般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娘亲,昔日疼爱自己的爷爷,朝夕相处的手足,从小便侍奉在身边的仆人,一个接着一个,直到族中所有的尸体都被他一个掩埋,都没有发现自己父亲的身影,最终他昏睡在这遍布的坟地里,再次醒来后已经被院长带回了圣域学院。

“嗯?孩子你还好吗?”

随着苏衍关切地询问,沈易从遥远的回忆中醒来,不知何时,已经泪流满面,他连忙擦了擦眼睛,略带一丝哽咽,

“苏爷爷,让您见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