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佟湘玉(求推荐!求收藏!)(1 / 1)

提到了这次的事情,两人都沉默了一下。

白展堂也望着那片田地,缓缓说道:“老王,我从未见过武学天赋如你一般的人,不,可以说天下没人能与你一般。

教你武功时,我检查过你的根骨,之前从未练过武功,但现在你的功夫却已经如此之高,常人即便专心致志两三年的时间,也达不到你现在的功力。”

说到这里,白展堂感叹了一下。

“也许你就是传说中几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,练武的速度简直让人望尘莫及。好在你的心性沉稳,有了力量以后没有性格大变,待人处事还如从前一般,不然我说不定就要成为武林的罪人了。”

白展堂在开始教王锐学武时,就发现了王锐异于常人之处,所以当王锐武功突然变的这么好以后,在找不到别的理由解释的情况下,他只能将这此事算在王锐天赋异禀上面,认为王锐是传说中那些武学奇材。

这个世界曾经是高武世界,过去有许多传说流传下来,其中有人吃了什么天材地宝,或者突然开悟,练功数月便功行大进,足抵常人数年苦功的不在少数。

过去白展堂以为那些只是传说中的奇闻异事,没想到在这七侠镇竟来了一个活的,还是自己教出来的,虽然难以置信,但也没有其他的说法能解释这种情况了。

王锐自家事自己清楚。

他哪里是什么武学奇材,连气感都没有,如果没有超感他最多也就能成封于修原本的水平。

不过王锐也没有别的说词可讲,索性有人提自己脑补了一套说法,自己就认了吧。

白展堂继续讲道:“其实这次我来,也是湘玉的意思,我们俩商量了一下,你与封于修既然有如此武功,那就好办了。

我们武林中人,最讲一个武功高低。

武功高是一回事,武功差又是另一回事,既然有你们两人有如此实力,在江湖上看来,是资格保下一份基业的。

湘玉这次准备亲自出面,用龙门镖局的面子给你与丐帮之间牵线搭桥,你准备些礼物。

一会我就去商州的丐帮分坛找人过来,你到时把抓来的丐帮人马一放,谦虚两句,奉承两句,给他们一个台阶,到时大家面子上都能下得来,不就能两全其美了嘛。”

听到他说佟湘玉肯为自己出头,王锐心底顿时生出一股暖流。

这佟掌柜看来真的是把他当成自己人了。

按说两人相交不到两月,而王锐此时又不再当杂役,已经可以不再算是客栈的人了,但她竟还是愿意为自己出头与丐帮交涉。

这是个不小的人情啊。

毕竟王锐现在并不是什么名动天下的大人物,而丐帮可是江湖上顶顶有名的门派,就连龙门镖局在丐帮的眼里,也不过就是个跑苦力的小角色而已。

佟掌柜虽然平时看起来在金钱上有些吝啬,但她在面对大是大非问题的时候,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原则。

这她次出面帮助王锐,绝不会是因为八字还没一撇的合作事项,而是将他王锐还当作是客栈的一分子。

王锐十分欣赏佟掌柜,这种在立场与原则上能够不妥协的性格,正是她的魅力所在,是她每次在用嘴炮能力说服别人时,那股能让人信服的力量源泉。

如此一来,让王锐拒绝的话如何说得出口?

昨晚原本王锐的打算是,今天直接杀向丐帮分坛。

丐帮中人的手段又有谁不知晓?偷人幼童、采生折割、逼良为娼,干这种行业的能有什么好东西,将那里的人解决掉以后,丐帮总舵即便再派人来,也不可能找到他身上。

毕竟能屠灭丐帮一个分坛的,不是成名的高手,就是某个势力更强的组织,不太可能会是他这种乡下包子的模样。

而且到时分坛面临重建,事物繁多,自己只要解决好抓来的这些人,将尸体扔过去放一把火,差不多就万事大吉了。

不过既然佟湘玉替他出头,那他也不好叫她失望,就承这个人情也没什么大不了,反正以后还会合作,如此一来,还正好可以增进双方的信任感。

当即王锐同意了下来,并感谢了佟湘玉一番,最后看到白展堂的笑容,王锐想起了一件事,笑着问道:“老白,你和掌柜的之间的事这么久了,大家伙都看在眼里,什么时候就定下来吧,我们也好喝杯喜酒不是。”

“啧,别瞎说”,白展堂连忙否认了一句,随后自信的说道:“我和湘玉的事还早着呢,有些事情你不明白,不过你白大哥这辈子就认定她了,以后是早晚的事,到时有你的喜酒喝的。”

“哈哈哈,那好,我可等着喝你俩的喜酒了。”

王锐见状,笑着回应了一句,心里暗道:“我要是不出手,你们俩的感情历程都要快赶上过山车了,看你到时能不能笑出来,嗯,不过就算为了以后少吃点狗粮,我还是出手帮帮你们俩吧。”

见王锐答应下来,白展堂当即出发,施展出轻功身法当中的浮光掠影,顺着官道向商州赶去。

王锐在白展堂走后,正想去看看庄户们的伤有没有好转,转身刚迈出两步,突然想起一件事,他连忙找到封于修,却发现事情已经晚了。

屋子里,褚雄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的躺在桌子上,此时就像犯了羊颠疯一般疯狂抽搐,口吐白沫,冷汗直流,全然是当初自己收拾的那个CIA特工的手法。

这手也太快了吧,王锐一时无语。

昨天他才刚同意,封于修居然今天这就一早褚雄给伺候上了,也没先审问审问再说?

见王锐过来,封于修诧异的看了一眼,问道“老王,你怎么来了,你不是不感兴趣吗?”

随后也没等王锐回答,封于修就继续说道:“这个狗东西,嘴硬着呢,我给他解了穴道以后,又是威胁又是骂人的。不先给他点厉害的磨一磨,我看什么都别想问出来。”

看到封于修这个兴奋劲,王锐只好说道:“阿生,事情有变,你先把他穴道解开,我们出去说。”

说着,王锐先一步离开房间,等封于修出来以后,将刚才他与白展堂的谈话讲了出来。

听到王锐的话,封于修脸上原本的兴奋劲顿时不见,与王锐对视了一会,封于修点了点头,道:“那就算了吧,反正这褚雄会的也不全,两三招学不学也就那么回事。

不过毕竟已经折磨了他好一会,到时与丐帮和解时,这褚雄会不会坏事?”

王锐转过身看向远处,神色淡然说道:“无妨,丐帮愿意和解,算是他们命大,如果不愿意,那就不能怪我了,是他们自寻死路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