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0章 天玑寄魂草(1 / 2)

“哎,大哥别别别,小弟错了,小弟错了,这就出来,还望大哥高抬贵手!”

“哼,早点服软不就行了,非要我祭出噬心圣道炎!”

“怕了,怕了,再也不敢了!”

“哼!”

而且,有他新修炼成的《神感真经》的第三重境界,‘速度’的能力在,就算对面人多,又能奈他什么?

“呵呵,好商量?此事今日本就是没得商量的,你是何人?欠债还钱天经地义!若是你胆敢插手,我不妨连你一同教训!”

苏尘冷笑两声,直接一把揪住了张束羽的头发冷冷的道。

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不分青红皂白,更不懂你其中的愤恨便来劝阻你,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,都是如此!

更何况,眼前这人更是死敌的儿子,纳兰云!

“既然如此,你不妨开个条件,减轻一下。”

纳兰云是个聪慧之人,虽然表面看起来像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硬汉,但却还是有着几分头脑,他此时仍旧在不断的拖延着时间。

“减轻?!!好家伙,在我戴上头上这顶乌纱帽之后,你是第一个胆敢跟我讨价还价之人,那我今日便将张公子在这静心湖之中冻上两天好了!”

苏尘陡然愤怒的厉喝一声,吓得被揪住头发的张束羽浑身颤抖,面部皆是缩成一团的恐惧。

而他先前的谦谦公子,温润如玉一般的潇洒模样荡然全无,更是另一些人心中产生了一丝的鄙夷!

“苏,苏大人,饶,饶命!!”

一听苏尘这么说,他更是颤抖的很厉害,连忙颤抖着声音跪下身来向苏尘求饶,“大,大人,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,从前是我不对,都是我的错,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小的一马!”

张束羽浑身颤抖的恐惧着,他体质本就不是很好,就这恶劣天气下的静心湖,即使是锻体境界圆满又如何?在这刺骨阴寒的静心湖里待着,别说是两天了,只待一天他都无法承受!

苏尘听了更是一脸的不屑,既然你都求饶了,那我更不能放过你了,年少时他给自己带来的百般欺凌与羞辱,又岂是这一句话便能饶恕的!!

“苏,苏大人,一切都好说!”纳兰云还在不断的一步步接近,同时心中也很是焦急,心想今日家中强者的办事效率怎么那么慢啊!

“你给我站住,要是敢在向前走一步,我便直接将他丢进静心湖里!”

“别,别别,我求您了,苏大人,呸,苏大哥,苏大爷,放过我!”张束羽听了更是焦急起来,连忙求饶。

周围的一些吃瓜群众当中,就有不少向着张束羽的人,他们这些才子想要开口为张束羽说好话,但是又碍于苏尘的强势,欲言又止。

“闭嘴,你什么时候要开始你的表演,否则数到三,我便就要动手了!!”苏尘沉喝一声,冷冷的说道,此前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。

“小东西,你敢!!”

苏尘话音刚落,陡然间一道雄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,这是他并不熟悉的声音,但却很是强势。

紧接着,一道恐怖的气息便凛然偷袭而至,但苏尘由于修炼了《神感真经》六神五感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,立即便注意到了这一道横空而掠的恐怖气息。

这道恐怖气息的主人定然是飞息境界的强者无疑了,但苏尘根本不慌,随手放下了张束羽,当即拔出身后的九渊龙泉剑狠狠向虚空之中劈去。

“砰!”

一道炸响传遍了众人的耳边,但是苏尘根本毫无压力的便是将这一道飞息给斩灭了。

“嗯?有点东西!!”

先前的那道声音再次传了出来,此人一脸震惊,当场就惊呼出声。

苏尘寻声望去,当即便见到了一道身影蓦然立于九曲玉石桥之上,悄无声息的抵达这令苏尘有些震惊。

此人是一位年近花甲但仍红光满面的老人,苏尘曾经见过他,此人乃是纳兰家附庸下的一位将军,在纳兰家下立过无数的功效。

此人乃是飞息境界中的高手,但屡次都输给了江晟,也算的上是江晟的老对手了。

纳兰焉德收到了纳兰云的消息,派此人前来,恐怕也是为了在暗地里绞杀苏尘吧,更何况纳兰云等人收到消息,江晟留在徐州郡并没有尾随其后。

但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纳兰焉德还是派了此人前来,防止苏尘有其余的飞息境强者暗中保护。

“是你?”

苏尘见了,当即就疑惑出声,但也明白此人的立场。

“哼,见了老夫,你这小子还不乖乖跪地求饶,放了张公子?虽然你刚才也算有几分实力能够抗下老夫的一击,但不过只是强弩之末罢了!”

那老者长相很是普通,属于那种街边看起来毫不入眼的人,但唯独一双眼眸很是犀利,有着一股令人感觉很是不妙的感觉。

而纳兰云见老者的到来也很是欣喜,心想事情终于要得以解决了。

“就凭你?你这老家伙莫不是三鹿奶粉吃多,脑子都有点问题了吧?”苏尘不屑的连笑几声,用手轻轻抚了抚九渊龙泉剑的剑锋淡然道。

紧接着,苏尘直接将锋利无比的九渊龙泉剑架到了张束羽的脖子之前,吓得张束羽那是一个魂飞魄散,脸色都白了,就连求饶的话都根本说不出来。

“竖子安敢!!”

老者大喝一声,眉须微微一动,几道令人发指的气息便迅速横空掠来,划破虚空,速度非常之快,只听响起几声刺耳的噪音,便就要抵达苏尘身前。

而众人见状吓得纷纷四下逃散开来,不敢靠近。

“雕虫小技!”

苏尘微微一笑,始终表现的有恃无恐,很是不屑,迅速抽动九渊龙泉剑行云流水的斩出一道剑气,再是纵身一劈,老者的数道飞息便被苏尘轻松的瓦解。

“嗯?不过修丹六阶,竟然能够轻松瓦解老夫数道的飞息?”老人露出满脸的惊容,感到很是震撼。

如果说,先前老者偷袭的一击飞息是没有用尽全力,被苏尘侥幸瓦解的话,这数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飞息被苏尘轻松瓦解便足够引人深思了!

等等,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修丹境第六阶了?简直妖孽啊!

听到了老者的话,纳兰云更是无比的震撼起来。

“不过区区飞息七阶罢了,纳兰焉德就那么有自信相信你能将我扼杀在摇篮之中?”

苏尘眼眸闪过一道赤光,扫到那名老者的身上之中,赫然显示出了对方的实力。

老者:莫苘山,飞息境界七阶,战力:2750

区区飞息境界七阶就连三千战力都没有,苏尘这怎么可能会放在眼里。

苏尘眼眸赤光一闪陡然望了眼自己。